• <div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341gj"></sup>
    <dl id="341gj"><ins id="341gj"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341gj"><tr id="341gj"></tr></div>

    當前位置:時代中文網 > 軍事抗戰 > 大唐熱血傳奇 > 章節目錄 > 第十九章 官軍收復洛陽 叛軍失敗內訌

    第十九章 官軍收復洛陽 叛軍失敗內訌

    書名:大唐熱血傳奇 作者:北流羅文杰 更新時間:2019-05-19 09:22 字數:6299

        肅宗在鳳翔聞捷,群臣稱賀,肅宗聽聞宗廟被焚,悲咽不自勝,臣僚無不感泣,乃即日告捷于蜀。太上皇遣裴冕入京,啟告郊廟社稷。肅宗乃以崔光遠為京兆尹,管理恢復長安。下詔說:"緣京城初收,要安百姓,又灑掃宮闕,奉迎上皇。以今月十九日還京,應緣供頓,務從減省。"

        吐蕃見和親不成,大唐又不請自己出兵相助,大怒,寇陷西平郡(治所在西寧),肅宗令將士前去抵擋。安慶緒聽聞長安大敗,乃遣嚴莊悉其眾十萬來赴陜州,與張通儒同抗官軍。廣平王聽聞賊眾悉眾保陜郡,乃統郭子儀等率軍前去進攻。

        安慶緒賊聞官軍至,負山為陣。官軍與賊軍戰于陜西之新店,郭子儀以大軍擊其前,回紇登山乘其背,遇賊潛師于山中,與斗過期,大軍稍卻。賊分兵三千人,絕唐兵歸路,眾心大搖,郭子儀麾回紇令進,盡殺三千賊兵。回紇師馳至敵后,于黃埃中發十余箭,賊驚顧說:"回紇來!"敵軍即時大敗,郭子儀乘勢率軍一陣猛殺,敵尸遍山澤,官軍斬首十萬級,橫尸三十里。

        安慶緒聽聞燕軍大敗,乃與其黨奔黃河以北,嚴莊、張通儒遂與安慶緒保相州。郭子儀奉廣平王入東都洛陽,陳兵于天津橋南,士庶歡呼于路。偽侍中陳希烈、偽中書令張垍等三百余人素服請罪,廣平王慰撫遣之,不久,令人將他們押送長安。是時,河東、河西、河南賊所盜郡邑皆平,郭子儀以功加司徒,封代國公,食邑千戶。

        癸亥,肅宗自鳳翔還京,仍遣太子太師韋見素入蜀迎太上皇,下令:“鳳翔郡免除賦稅徭役五載”。肅宗至望賢宮,得東京洛陽捷書至,大喜。于是入長安,士庶涕泣拜忭說:"不圖復見吾君!"肅宗亦為之感惻。九廟為賊所焚,肅宗素服哭于廟三日,入居大明宮。是日,太上皇發蜀郡。時,歸順安祿山的大唐文武脅從官免冠徒跣,朝堂待罪,肅宗下令:“禁之府獄。”命中丞崔器劾之。

        回紇葉護太子見唐軍收復了兩京,乃與廣平王、郭子儀告辭,郭子儀和葉護太子依依不舍。廣平王令入從府庫拿出財物賞賜給葉護太子及其將士。葉護太子來到長安,肅宗宴之于宣政殿,葉護太子說:“大唐大功告成,我也應該功成身退還蕃。“肅宗乃封葉護為忠義王,約每年送絹二萬疋,至朔方王便交授。

        十一月壬申朔,肅宗御丹鳳樓,下制說:"我國家出震乘乾,立極開統。謳歌歷數,啟圣千齡;文物聲名,握圖六葉。安祿山夷羯賤類,粗立邊功,遂肆兇殘,變起倉卒,而毒流四海,涂炭萬靈。朕興言痛憤,提戈問罪,靈武聚一旅之眾,至鳳翔合百萬之師,親總元戎,掃清群孽。廣平王俶受委元帥,能振天聲;郭子儀決勝無前,克成大業。兼回紇葉護、云南子弟、諸蕃兵馬,力戰平兇,勢若摧枯,易同破竹。朕早承圣訓,嘗讀禮經,義切奉先,恐不克荷。今復宗廟于函洛,迎上皇于巴蜀;導鑾輿而反正,朝寢門而問安;寰宇載寧,朕愿畢矣。且復人將有主,敬當天地之心;興豈在予,實憑社稷之祐。今兩京無虞,三靈通慶,可以昭事,宜在覃恩,待上皇到日,當取處分。"

        郭子儀入朝,肅宗遣兵仗戎容迎郭子儀于灞上,肅宗勞之說:"雖吾之家國,實由卿再造。"子儀頓首感謝。時,偽御史大夫嚴莊來降,郭子儀對肅宗說:“嚴莊殺害了程千里,應該將其誅殺。”肅宗說:“嚴莊除掉安祿山有功,而且識時務前來歸降。”于是任命嚴莊為司農卿。顏真卿對軍政事務,知無不言,被宰相憎恨,調出朝廷任同州刺史,又調蒲州刺史。

        十二月,郭子儀還東都,肅宗命子儀經營北討。郭子儀來到洛陽,整頓軍隊、準備糧草,七月,黃河河水大漲,賊將安守忠和守軍以為官軍不敢渡河,于是放松警惕。晚上,郭子儀率大軍突然蜂擁渡河,叛軍毫不知覺,官軍前鋒部隊來到黃河邊,叛軍才發現官軍已經渡河,于是慌忙抵擋,官軍大戰,郭子儀率領中軍上岸后,大家更是勢如破竹,官軍破賊河上,擒偽將安守忠以獻。郭子儀遂朝京師,肅宗敕百僚班迎于長樂驛,御望春樓待子儀,進郭子儀位中書令。

        肅宗大赦,策勛行賞,加房琯金紫光祿大夫,進封清河郡公。房琯既在散位,朝臣多以為言,琯亦常自言有文武之用,合當國家驅策,冀蒙任遇。又招納賓客,朝夕盈門,游其門者,又將房琯言議暴揚于朝。代宗想重用房琯,琯又多稱疾,代宗頗不悅。下詔說:“實為崇黨近名,實為害政之本;黜華去薄,方啟至公之路。房琯素表文學,夙推名器,由是累階清貴,致位臺衡。而率情自任,怙氣恃權。虛浮簡傲者進為同人,溫讓謹令者捐于異路。所以輔佐之際,謀猷匪弘。頃者時屬艱難,擢居將相,朕永懷反席,冀有成功。而喪我師徒,既虧制勝之任;升其親友,悉彰浮誕之跡。曾未逾時,遽從敗績。自合首明軍令,以謝師旅,猶尚矜其萬死,擢以三孤。或云緣其切直,遂見斥退。朕示以堂案,令觀所以,咸知乖舛,曠于政事。誠宜效茲忠懇,以奉國家,而乃多稱疾疹,莫申朝謁。郤犨為政,曾不疾其迂回;亞夫事君,翻有懷于郁怏。又與前國子祭酒劉秩、前京兆少尹嚴武等潛為交結,輕肆言談,有朋黨不公之名,違臣子奉上之體。何以儀刑王國,訓導儲闈?但以嘗踐臺司,未忍致之于理。況秩、武遽更相尚,同務虛求,不議典章,何成沮勸?宜從貶秩,俾守外籓。琯可邠州刺史,秩可閬州刺史,武可巴州刺史,散官、封如故;并即馳驛赴任,庶各增修。朕自臨御寰區,薦延多士,常思聿求賢哲,共致雍熙。深嫉比周之徒,虛偽成俗。今茲所譴,實屬其辜。猶以琯等妄自標持,假延浮稱,雖周行具悉,恐流俗多疑,所以事必縷言,蓋欲人知不濫。凡百卿士,宜悉朕懷。”

        時邠州久屯軍旅,多以武將兼領刺史,法度隳廢,州縣廨宇,并為軍營,官吏侵奪百姓室屋以居,人甚弊之。房琯到任,舉陳令式,令州縣恭守,又緝理公館,僚吏各歸官曹,頗著政聲。

        乾元元年九月,郭子儀奉詔大舉,與河東節度使李光弼、關內節度使王思禮、北庭行營節度李嗣業、襄鄧節度使魯炅、荊南節度季廣琛、河南節度使崔光遠、滑濮節度許叔冀、平盧兵馬使董秦等九節度之師討安慶緒。肅宗以子儀、光弼俱是元勛,難相統屬,故不立元帥,唯以中官魚朝恩為觀軍容宣慰使。

        叛將安太清率領殘兵敗將逃至衛州防守,郭子儀自杏園渡河,圍衛州。安慶緒驍將安雄俊、崔乾祐、薛嵩、田承嗣悉其眾來援,分為三軍。郭子儀陣以待之,預選射者三千人伏于壁內,誡之說:"俟吾小卻,賊必爭進,你們則登城鼓噪,弓弩齊發以迫之。"于是率軍出戰,既戰,郭子儀偽遁,賊果乘之,及追到壘門,遽聞鼓噪,俄而弓弩齊發,矢注如雨,賊徒震駭,子儀整眾追之,賊眾大敗。是役,郭子儀獲偽鄭王安慶和以獻,遂收衛州。

        話說史思明回到范陽,自從安祿山攻占洛陽、長安后,經常用駱駝把兩京皇宮庫府的珍寶運到范陽,而且沒有限度。史思明看到范陽的這些珍寶于是擁有了反叛之心,后聽聞安慶緒屢敗于朝廷,更加激發了叛離安慶緒的企圖,于是不再聽從安慶緒的命令。

        安慶緒逃往鄴郡,又張羅著四處征兵,蔡希德、田承嗣、武令珣等先后投奔,又得大約六萬人。只有史思明既不派兵,也不派使者,安慶緒便懷疑史思明有二心了。安慶緒手下蕃、漢潰兵還有三萬多人北逃到范陽,不知道跟著誰好,史思明派軍隊前去接收他們,當中有三千人不服史思明,紛紛議論說:“史思明是何人?既然接收我們。”史思明聽聞后大怒,下令將他們誅殺,其他人害怕不已,就投降了史思明。

        安慶緒派阿史那承慶、安守忠向史思明要求歸還其人馬,于是對阿史那承慶、安守忠、李立節三人說:“你們帶了五千騎兵趕到范陽,以征兵為名,察看史思明情況,如其有叛心,立即將他誅殺。“阿史那承慶等領旨而行。

        郭子儀進軍趨鄴,賊軍在愁思岡列陣,官軍十萬大軍到來,氣勢甚盛,賊軍已經是驚弓之鳥,看到官軍的人數眾多,氣勢如虹,慌亂不已,郭子儀乘勢率軍進擊,雙方大戰,賊軍一觸即潰,又敗,紛紛逃回鄴城,官軍乃連營圍鄴城。

        大唐收復長安后,太上皇自蜀至長安,百僚班于含元殿庭,太上皇御殿,左相苗晉卿率百辟稱賀,人人無不感咽。禮畢,太上皇下詣說:“到長樂殿謁九廟神主。”拜過大唐九廟神主后,太上皇即日幸興慶宮。肅宗對太上皇說:“臣兒請歸東宮。”太上皇遣高力士再三尉譬說:“殿下既然繼位,就是天下的主人,不用謙讓。”肅宗領旨而止。

        肅宗下令將受賊偽署左相陳希烈、達奚珣等二百余人并禁于楊國忠宅,令三司使崔器鞫問。崔器對陳希烈、達奚珣說:“你們為什么接受叛軍的官職?”陳希烈和達奚珣拼命磕頭求饒說:“我們是刀子掛在脖子上、逼不得已。”崔器為人性情苛毒,興災樂禍,陰險殘忍,很少施恩于人,乃上奏說:"凡是淪陷在賊寇中的官員都應該處死。"李峴爭議說:"凡事應該看其是首犯還是協從,情節也要看輕重,如果一概處死,恐怕沒有一點兒寬宏大量的仁義可講。過去開明的皇帝用刑罰就是處掉罪魁禍首,協從的不加審辦。況且現在河北一帶的殘寇還沒有平息,暫時讓他漏網,最好給他們開一條悔過自新的出路。如果全部誅殺,是堅定了叛賊的反叛心理。"崔器對肅宗說:“舞文弄墨的文官,不能認識大局”。肅宗思考了很長時間才采納了李峴的主張,對李峴說:“那你認為如何處置判臣?”李峴說:“應該將他們分為六等定罪,分別予以斬首、賜自盡、杖一百、流放、貶官”。 肅宗于是采納李峴的建議。

        時,王維也陷賊官三等定罪。維以《凝碧詩》聞于行在,肅宗嘉之。會其弟王縉請削己刑部侍郎以贖兄罪,肅宗特宥之,責授王維太子中允。陳希烈論罪當斬,肅宗念其曾受玄宗寵信,特減免一等,賜希烈等七人死于家中,達奚珣等一十八人,斬首示眾;前大理卿張均特宜免死,配流合浦郡。"是日官軍斬達奚珣等于子城西南隅獨柳樹,仍集百僚往觀之。

        崔器升為為吏部侍郎、御史大夫。不久突然得了腳腫病,一個多月以后漸漸重了。崔器閉上眼睛就看見達奚珣,只是喊:"給大尹磕頭,不是我自己作主的。"身邊的人問崔器,崔器很久才回答說:"達奚府尹來訴冤,我這樣哀求他。"經過三個月,崔器還經常見到達奚珣的鬼魂,不久就病死。

        肅宗以左相苗晉卿為中書侍郎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,下制大赦天下。蜀郡靈武元從功臣太子太師、豳國公韋見素,內侍、齊國公高力士,右龍武大將軍陳玄禮,各加實封三百戶。田長文、張崇俊、杜休祥各加封二百戶。右仆射裴冕冀國公,殿中監李輔國成國公,宗正卿李遵鄭國公,兼進封邑。廣平王李俶封楚王,加實封二千戶。左仆射、朔方節度郭子儀加司徒,進封代國公,實封一千戶。兵馬使仆固懷恩封豐國公,右金吾將軍李嗣業封虢國公,司徒兼太原尹李光弼薊國公,關內節度王思禮霍國公,淮南節度來瑱潁國公,南陽太守魯炅岐國公,仍并加實封。京兆尹崔光遠鄴國公,開府李光進范陽郡公,左相苗晉卿為侍中、封韓國公,憲部尚書、平章事李麟褒國公,中書侍郎崔圓為中書令、趙國公,中書侍郎張鎬南陽縣公。近日所改百司額及郡名官名,一依故事。改蜀郡為南京,鳳翔府為西京,西京改為中京,蜀郡改為成都府。鳳翔府官僚并同三京名號。其李憕、盧弈、顏杲卿、袁履謙、許遠、張巡、張介然、蔣清、龐堅等即與追贈,訪其子孫,厚其官爵。文武三品已上賜爵一級,四品已下加一階。賜酺五日。進封南陽王李系為趙王,新城王李僅為彭王,潁川王李僴為兗王。第七男李侹為涇王,第九男李僙封襄王,第十男李佋封興王,第十一男李倕封杞王,第十二男李侗封定王。太上皇御宣政殿,授肅宗傳國璽,肅宗于殿下涕泣而受之。

        王棲曜,濮州濮陽人。初游鄉學。天寶末,安祿山叛,尚衡起義兵討之,以棲曜為牙將。下兗、鄆諸縣,軍威稍振。進棲曜為衙前總管。初,逆將邢超然據曹州,棲曜攻之。超然乘城號令,棲曜說:"彼可取也!"一箭殞之,城中氣懾,遂拔曹州。賊將偽淄青節度能元皓見官軍攻勢甚猛,安慶緒節節敗退,乃以其地請降朝廷,朝廷用元皓為河北招討使,并其子元昱并授官爵。及尚衡居節制,授棲曜右威衛將軍、先鋒游奕使。隨衡入朝,授試金吾衛將軍。

        顏真卿從兄顏杲卿兵敗身亡,顏氏一門三十余口被害,顏真卿命人到河北尋訪顏杲卿一家的首骨攜歸。從侄顏季明惟爾挺生、夙標幼德,為顏真卿最看重,也被賊殺害,顏真卿悲憤異常,下葬當天,顏真卿拿起毛筆寫下了《祭侄文稿》,顏真卿的字本來正大寬雅,但是此時心緒悲傷煩亂,于是字寫得比較潦草激動,顏真卿寫了又劃、劃了又寫,最后留下了草稿,而把寫好的文稿燒給侄子。

        顏真卿為人正直,被御史誣陷,貶為饒州刺史,不久封升州刺史、浙江西道節度使,肅宗召顏真卿進京任刑部尚書。唐玄宗令朝廷舉行重大儀式傳位和傳玉璽給肅宗,成為了真正的太上皇。李輔國把太上皇喜歡的三百匹馬收回大半,最后僅留下十匹,不久李輔國假傳詔書將太上皇遷居西宮。太上皇住在深宮內孤獨一人,只有高力士幾個老奴細心伺候,太上皇整天想念楊貴妃,正是:“春風桃李花開日, 秋雨梧桐葉落時。西宮南內多秋草, 落葉滿階紅不掃。”顏真卿帶頭率百官呈表問候太上皇身體,太上皇感激不已。李輔國討厭顏真卿,奏貶顏真卿為蓬州長史。

        史思明的判官耿仁智是個忠誠而有謀略的人,耿仁智對史思明說:“大王高貴威嚴,人們不敢多話,我請求說一句話死也甘心。”史思明說:“你說說看。”耿仁智回答說:“您長時間侍奉安祿山,安祿山武力、權力那么強大,誰敢不聽他的。像您雖然跟隨過他,但只是被他的兇暴權勢逼迫罷了,本來是沒有過錯的。如今聽說肅宗皇帝聰明勇敢智慧,具有夏禹七世孫少康、周宣王姬靜復國中興的謀略。您派遣使者去向皇上表示忠心,一定會讓他放心地接受您,這是把禍患變成平安的最好辦法。”史思明說:“好吧。”

        阿史那承慶等人帶領五千騎兵到了范陽,史思明布置全軍將士披甲戴盔去迎接他們,人馬足有好幾萬,離阿史那承慶的隊伍還有一里路,史思明派人去對他們說:“相公和王爺遠道而來,我們全體將士欣喜雀躍得不得了。但這些守衛邊地的士卒膽子小,對相公的到來非常敬畏,不敢再向前走。請求相公收起武器讓他們安下心來。”阿史那承慶等看到史思明勢大,只好照辦了。

        史思明于是把阿史那承慶、安守忠帶進內廳,設宴奏樂款待他們。另外命令各個將領按照原來的分工收繳了阿史那承慶隊伍的武器。阿史那承慶和安守忠的將士們像傻瓜一樣被收繳了兵器,酒過三巡,史思明對阿史那承慶、安守忠和李立節說:“本王已經歸順朝廷,安守忠、李立節殺害大唐大臣應該處死。”于是一聲令下,武士蜂擁而入,拘留了阿史那承慶,斬殺了安守忠、李立節。

        史思明對安慶緒的五千騎兵說:“安祿山起兵造反敗局已定,本王鼓勵大家回家和家人過團員的日子,我會發給想回家的將士足夠的路費,要留下的可以分配到各個兵營”。于是不少人紛紛離開。

        李光弼派遣衙官招撫史思明,史思明命令衙官竇子昂呈遞奏章說:“臣之所以跟隨安祿山反叛是因為受到安祿山的脅迫,現在臣帶領所管轄的八萬人馬以及安偽朝廷的河東節度高秀巖歸降”。李光弼大喜,上報朝廷。

        肅宗聞報,非常高興,封史思明為歸義王、范陽長史、御史大夫、河北節度使,史朝義以下各個將領一起授予高級官職,高秀巖封云中太守,其兒子高如岳等七人任命為大官。肅宗任命內侍李思敬、將軍烏承恩為宣慰使,命令他們討伐殘余的叛軍。烏承恩,張掖人,父烏知義曾是史思明的長官,對史思明有提攜之恩。開元年間為平盧先鋒,因戰功卓著,與烏承玼號稱"轅門二龍"。

        史思明歸順,河南節度張鎬令董秦以兵赴鄆州,與諸軍使收河南州縣。董秦與裨將陽惠元來到舒舍口,賊將王福德于率兵抵擋,董秦大怒,對陽惠元說:“賊軍真是不知死活!”于是一聲令下率軍猛擊,董秦和陽惠元首先陷陣,大破賊軍,肅宗累下詔慰諭董秦,仍令鎮濮州,尋移韋城。

        乾元元年四月,李光弼對肅宗說:“安祿山之所以能夠這么猖獗就是因為史思明為其攻城略地,史思明雖然表面歸順朝廷,但是手握重兵、身居王位,并且狡詐異常。安祿山就是位高權重、手握重兵、狡詐異常才起兵造反的,史思明和安祿山是一丘之貉。“肅宗對李光弼說:”公有何良策?“李光弼說:”當年烏承恩的父親烏知義任平盧節度,史思明曾經侍奉烏知義,并且有著為烏承恩開釋罪責的恩惠。臣斷定史思明對烏承恩不會猜疑。”肅宗于是任命烏承恩為副使,命其窺伺史思明的過錯伺機殺掉史思明。

    ( ←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→ )

    網站首頁 | 站點公告 | 最新福利 | 大神專區 | 完本專區

    服務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客服QQ:3391237369

    Copyright © 2016 時代中文網 All rights reserved. 鄂ICP備16014634號

    湖北今古時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聯系地址:湖北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楚天181產業園8號樓

   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    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    福彩福建快3走势图
  • <div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341gj"></sup>
    <dl id="341gj"><ins id="341gj"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341gj"><tr id="341gj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341gj"></sup>
    <dl id="341gj"><ins id="341gj"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341gj"><tr id="341gj"></tr></div>
    辽宁11选5走势图综合版 19056期大乐透专家预测 美女捕鱼短视频教程 快乐十分专家预测给好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360 排列三字谜图谜今天 6+1体彩浙江 贵州快3近50期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十三水做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