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341gj"></sup>
    <dl id="341gj"><ins id="341gj"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341gj"><tr id="341gj"></tr></div>

    当前位置:时代中文网 > 鸿蒙世界 > 妖域异情录 > 章节目录 > 第一卷   龙序引 第十九章  勇者无敌

    第一卷   龙序引 第十九章  勇者无敌

    书名:妖域异情录 作者:岭夜宵宵 更新时间:2019-03-10 00:03 字数:2768

        我一路朝着那一团蓝色奔去,但火兽以它惊人的速度早已紧随身后,它坚实而有力量的趾爪几乎快碰到我的脚跟,好在我已经离蓝色的水兽不到五十步远,火兽嘶吼的声音虽然愈发地嘹亮,但却减缓速度,开始在我的身后徘徊。我气喘吁吁,额头上已有汗水浸出,得到这片刻的喘息,便将两手杵在膝盖上,大口的喘气,以试图呼出体内积攒的二氧化碳。

        ?#19968;?#22836;一瞥,看见火兽在原地站着,冲着我的方向嘶吼了一声,那苍白的,尖尖的獠牙又一次烙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
        不,仔细一看,它的注意力似乎不在我身上,?#36335;?#36825;嘶吼是在向蓝色的?#19968;?#31034;威,这种高亢的吼声传递着的信息,大概是在警告水兽:“这是我的猎物,你若染指,定教你灰飞烟灭。”此刻,水兽怎能服气,回应以更为怪诞、愤怒的吼啸,这音波似要震碎我的心扉,白色的獠牙能刺透人的胸腔。

        原来它们二者彼此近不?#33945;恚?#21482;能在相距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干吼,双方对吼了一小会,彼此有些不?#22836;常?#28779;兽就转身欲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好?#19968;錚?#21487;他妈吓死我了。”我稍微平定了一下气息,不料,随着一声异样的声线,我的左耳边突然出现一股强劲的气流,此刻已经逼临我的耳畔。我才发现,刚才的注意力只停留在水火二兽的敌对态势里,忽略?#22070;?#26377;另外三个敌兽。

        其中那?#32531;?#33394;的东西拖着金属机械质?#26800;那?#20307;,张着大口,以铁剑般的獠牙来斗。我已看见它猩红色的喉结,那应该是金属兽的扁桃体了吧。

        情急之下,我将手里还握着的半截木棍掷进了它?#30446;?#33108;,转身便?#21360;?br />
        金、金、金木水火土,五行元素在我的脑海里跳跃,在千钧一发的时间缝隙里捋了一下它们之间相生相克的缘法——生长顺序是金生水、水生木、木生火、火生土、土生金,相克顺序应该是水克火、火克金、金克木、木克土、?#37327;?#27700;。

        火克金,还好过来的是金属兽,而红色的火兽还离我不远,否则,此刻,我又得呜呼一命归西去。

        周旋,嗯,我唯有巧妙的周旋在火,水,金三者之间,才能摆脱被他们爪撕地命运。

        我为了牵制住来势凶猛、锐不可当的金,我毅然决然的走近了令人炙热的火。但为了不被火兽吞没,在金兽稍停?#38470;?#27493;的时候,我又得立马向水折回。

        ?#36824;?#22810;久,我已经疲于奔跑,头上的“树叉?#21360;?#19978;冒出一层细小的汗珠,连汇成一片,流过脸颊,一滴接一滴自下巴上滴下来,宛如雨天的屋檐上的水珠串子,汗水落在这无边的荒野之上,顷刻间,便不见了踪迹,像一滴甘霖滴落进了千里沙漠上。

        在?#19968;怪?#26059;在这三个地敌手之间时,生机盎然的绿林蛮兽、虚无又博大的黄土兽也开始向我奔袭而来。

        我的思绪很慢,慢的来不及细想对策。

        它们的身影很快,快的几乎在下一秒就可以夺去我的性命。危?#31449;?#36825;样紧紧逼来,一瞬间,顿悟生死就是这样猝不及防。

        在这荒无边际、鸟不拉屎的干枯地域之上,突然传来一缕熟悉的声音,音节虚无缥缈,又真实可闻。

        ?#24052;?#20799;,你再不想办法解决这五兽,即使不被猎杀,?#19981;?#34987;累死的!”

        没错,这是那个和尚的声音,我此时?#27426;?#24471;他既然苦心费力的救我,为什么又将我哄骗进这可怕的异域里来。

        同时,这声音给我带来了新的困惑,为什么我不见其人,却能闻其声?

        老和尚的声音如此清晰的出现在耳边,飞过了耳膜,萦绕在我紧绷着的脑神经之中,不知是否能够触醒哪一个神经末梢,?#19968;?#20570;出什么反应来与它们战斗。对于老和尚,我竟不知应该感谢,还是愤怒。

        显然,这声音提醒了这异域可能只是老和尚施下的幻术。

        我奔波于水,金,火,三者之间。黄土兽与绿林兽已经不远,玄铁兽也以亲昵的态度,漫踏着悠闲的步调靠近了水的时候,我一度认为又要回道收灵湖畔了。

        它们每一个单独的作战能力不相上下,谁都无法将我占为私有品,细细嚼食,那么这样的结果将是,我在它们五者之间周旋,最后累死。然后它们五方对峙,最后?#20180;?#21644;平?#36136;场?br />
        这也是我担心的事情,果然发生了。

        它们五兽通过呼喊的兽语,已经商量好了,彼此选择了合适的伙伴,达成互惠互利的协议,结成了英雄的联盟。它们两两结盟,剩余的一个又找到一方进行势力依?#21073;?#24418;成三,二的对战双方。

        五兽在内心经过一番争斗后,在利益?#37027;?#21160;下,一致认为联盟后,输了无怨无悔,再说了,面对我这个废柴,显然输是不可能输的,这么一想怕是稳赚不赔的买卖。联盟胜利了就可以享受多一点的餐味,或者到时候再?#25285;?#19977;者联盟瓦解,形成二对一,再干掉一个,两人平分……

        细思极恐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,没想到这些四肢发达的?#19968;錚?#22836;脑也发达,竟可以做到思?#29301;?#35851;略,人才有的意识。我?#36335;?#24819;到了一种可能性,对,五行本无命,无命?#36286;?#26469;生机,无生机又怎会有人的思维能力。

        忽然之间,我的内心不再感到恐惧,或许是因为感到被胜利者两个?#36136;常?#27604;被五个的情况好些。    

        我总觉得?#27426;裕?#26082;然无命,?#36286;?#26469;意识这种高级动物才会有的能力?

        再联想到刚才,我明明看见的是一个田园老翁,怎么成了五个敌兽?

        明明和师父漫步在绿海森林,?#25105;?#29255;刻就换了天地?

        既然身处荒野异域,老和尚的声音又怎会漂浮耳际?……

        一连串的疑?#25163;?#21518;,我产生了大胆的想法,与其在无尽的疑?#19990;?#25112;战兢兢,不如否定所有的疑惑,找一个最为简单的理由去解?#36879;?#25165;所有的怪象。

        那就是:这不是怪兽的神力,而是人的恶作剧。

        我想一定是有人在暗处正在进行阴且黑的骚操作,如果再为人这个不具有确定性的概念再赋一个定值的话,这个人就是师父,除此之外,别无人选。

        既然面对眼前的五行兽阵,我有诸多的疑?#21097;?#26082;然无法一一地解释清楚,那么,何不无视它们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此刻,我对生命的理解顿?#27426;?#20102;一份无畏的豁达——如无必要,勿增实体。  

        这思想便是来自天下乌鸦一般黑的骚操作?#24405;?nbsp; 

        有一天,一个神在人类面前捕获一只乌鸦,它浑身黑色的羽毛发出金属般的光泽。

        神说:这是只白色的乌鸦,谁同意的话可以获得长生不老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为此,在场的所有人为了这唾手可得的利益说了假话,高举着两只爪子,高喊着:

        “这?#21069;?#33394;的乌鸦”

        “好一只漂亮的白乌鸦”

        “说这是一?#32531;?#20044;鸦的人一定脑子有问题”

        “是的,?#28784;?#26159;正常人,一定看见的?#21069;?#33394;乌鸦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就在大家众口一词的时候,果然有一个勺子站出来说道:

        “咦,天下乌鸦一般黑。”

        从他一身灰色的破旧长衫看得出来,他是一个在读书道路上历尽千辛万苦,追求真理的人。因为面对众人异样的眼光,他选择说真话,而不是为一点长生之力而折腰,就谄媚。

        众人都?#25285;?#20182;是个彻底的勺?#21360;?br />
        结果,上神将长生之力赠?#36879;?#20102;那个说了天下乌鸦一般黑的人。神说“只有?#26165;?#20154;的勇敢才配得到这样的神力。”

        于是我笃定这只是空空的幻象,为什么要让无来由的幻象牵绊住一颗心呢?

        罢了,死亦何?#36857;?#25105;于天地之间,高呼一声:“如无必要,勿增实体。”

        再睁开眼睛时,五兽消失,面前还原了农家小院的平静场景,老和尚拨着念珠,一脸?#35748;?#22320;看着我?#25285;骸?#23401;子,你有了生命最珍贵的东西,你拥有了勇气,从此便能无所畏惧。为师放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这我的闭眼?#20154;?#20043;举,竟然?#32531;?#23578;美化成了勇敢,我也一时无语,罢了,就想当然为勇气吧。

        令我始料未及的是,老和尚当场倒了地,口吐鲜血,鲜血洒落在青草上,绿草叶变得猩红无比。

    ( ←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 )

    网站首页 | 站点公告 | 最新福利 | 大神专区 | 完本专区

    服务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?#22836;Q:3391237369

    Copyright © 2016 时代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鄂ICP备16014634号

    湖北今古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:湖北武汉?#24418;?#26124;区东湖路楚天181产业园8?#24597;?/p>

  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?#25285;?#19968;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   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    福彩福建快3走势图
  • <div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341gj"></sup>
    <dl id="341gj"><ins id="341gj"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341gj"><tr id="341gj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div>
  • <sup id="341gj"></sup>
    <dl id="341gj"><ins id="341gj"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341gj"><s id="341gj"></s></li>
  • <div id="341gj"><tr id="341gj"></tr></div>
    重庆时时计划稳定版 凤凰彩票极速赛车走势图 525电玩城官网 11选5中奖助手官方下载 新时时彩几点结束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75秒极速时时彩官网 三d之谜汇总新彩吧 北京PK10 pk10技巧四码